当前位置:澳门大金沙所有网站 > 人文博文 >

保障科研人员健康的根本在于体制“减压”—新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保护科学研究人员的健康在于系统“减压” - 新闻 - 科学网

  最近,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中国着名地球物理和民族专家黄达兰同志作了重要指示,强调要学习黄大兰同志真挚服务国家的伟大志向,爱国主义精神,服务祖国的宗旨,把祖国的改革发展伟大事业纳入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斗争中。

  黄帝年曾任吉林大学地球科学与技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9年,他坚决放弃海外回国的有利条件,努力学习,创新,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填补了国内一些技术空白。 2017年1月8日,他因病不幸去世只有58年。

  黄帝年的黄金时代,让我们再次关注这样一批年富力强的研究人员,是攀登科学高峰的黄金时代,但由于多年生的超载而落入科学研究的前沿工作。与此同时,我们不禁要反思为什么科学研究人员成为高危人群。我该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的健康?

  研究人员处于身体健康状态

  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发布的调查显示,科技人员平均每天工作时间为8.6小时,最高工作时间为每天16小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每天工作时间较长,睡眠不足严重,博士生科技工作者日平均工作时间最长,为9.29小时。同时,博士和M.Sc.技术专家每周花费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明显少于其他学术团体。

  从这些数据来看,拥有博士的技术人员可能会通过挤压健康的运动时间来换取更多的工作时间,从而可能对身体和心理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知识分子”的调查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根据调查,只有12.84%的年轻研究人员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这与“劳动法”(每周不超过44小时)一致。和多达58.39%的年轻科学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调查显示,其中近一半的人说他们过度疲劳和不健康;十个成年人中只有一个说他们非常健康。

  黄岱年的去世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近年来,科学研究人员的突然死亡并不罕见,并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王朔(化名)告诉中国“科学日报”记者,在一些时间紧迫的重要任务中,研究人员因为工作和死亡甚至成为不可避免的现象。

  我们的研究人员面临多重压

  研究人员目前的现状面临着多重压力。中国科学技术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国梁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杨国良认为,这种压力首先表现在同业竞争中。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全球化的环境中,研究也不例外。研究人员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特别是在基础研究领域,许多研究人员追求学术界的认可及其在学术界的卓越表现。研究人员看到他们的同事每天都在写新的论文,这是一个巨大的无形的压力。与国外的研究人员相比,由于缺乏国内语言研究人员,这种压力更大。

  对于我们的研究人员来说,除了同行竞争之外,中国的财务管理体制和薪酬体系还是有很大的压力,比如在现在的三元制工资制下,岗位津贴和绩效工资一定是对于科研人员来说,他们面临的是不断寻求资金的压力,如果资金题目被切断,不但自己的研究小组不可持续,甚至自己的工资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郭良分析认为,职称晋升也是围绕一座山的科研人员,争取资金,科研数量等方面产生很大的影响。

  综上所述,科研人员考核制度,薪酬制度,经费管理制度,职称升迁制度等都成为科研人员压力的来源。其核心是研究人员相对缺乏稳定的支持,这给中国研究人员,特别是需要在学术积累和学术道路上不断发展的年轻研究人员带来的压力,远远超过了国外同行。

  从根本上保护科研人员的健康

  事实上,每个行业都有竞争压力,问题的根源在于科研体系和管理方式。王朔说。

  杨国良,王硕认为,科研管理要遵循科学发展规律,尽量减少行政干预对科学研究与发展的影响。

  此外,国外对基础科研人员的报酬制度是有保证的,因此许多外国研究人员在科学前沿的基础上追求自己的利益。在目前我国学术界人才评价体系下,社会和管理部门对研究人员有很大的作用,人人都是全能的铁人三项。评估系统需要什么,我有什么。杨国良说,这与国外有很大的不同。例如,英国研究人员的评价主要有四个指标,论文,资金,服务和教学。这四个指标有两个指标来满足评估要求。但是,在中国,由于相对分散的要求,能量有限的研究人员很难全面覆盖。

  王朔提出,关注科研人员的健康,应该采取预防措施,加强科研人员的保健工作,而不是等待病后疾病的治疗,同时要建立康复,学业假,其他系统,加班后可以启动强制休假机制。

  王朔还表示,除了科研人员猝死事件频发之外,还要关注大多数科研人员的亚健康状况。特别是35-45岁的中青年科研人员,具有丰富的科研经验,有动力的部门要加强健康保护工作。

  中国引进现代科学的进程相对于西方而言相对较短,科学制度化面临的许多问题正处于发展,改革和变革的过程中,在我们过分强调竞争问题之前,现在我国科研能力的提高,应该逐渐改变以往通过比较强的竞争来促进发展的思路,充分激发研究者的兴趣,给科学家一个有尊严的生活,在相对保证的基础上,鼓励大家从自身利益出发,进行一些更具挑战性,更自主的科学研究,把科学研究的方向与科学的原产地和环境国家进一步结合起来,更适合中国未来的长远发展“科学界。杨国梁说。

  “中国科学报”(2017-07-03第七版的观点)

关键词: 人文博文